首页 > 热讯财经网 > 评论 >

口子窖2020年一季度收入下滑43% 金种子酒陷入持续亏损

2019年,金种子酒陷入亏损之中,而口子窖、迎驾贡酒和古井贡酒的净利润则都保持了双位数增长态势。

然而,进入2020年第一季度,金种子酒继续处于净亏状态,口子窖、迎驾贡酒和古井贡酒的净利润也纷纷下滑,其中口子窖的降幅更是在50%以上。

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口子窖实现营业收入接近7.78亿元,与去年同期13.62亿元相比,降幅在43%左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43亿元,相较于2019年第一季度5.45亿元,降幅在55%左右。

对于2020年第一季度收入下滑,口子窖方面表示,这主要系本期公司高档产品销量、收入减少所致。本期营业收入减少则让净利润也出现下滑。

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口子窖旗下高档白酒、中档白酒和低档白酒,分别贡献销售收入7.36亿、0.15亿和0.16亿元,降幅各在43%、52%和49%左右;换言之,口子窖的高中低档白酒都在萎缩之中。

华泰证券在研报中认为,疫情对口子窖2020年第一季度经营产生较大冲击,目前地产酒的主要消费场景(比如宴席等)尚未恢复,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经营压力较大,期待疫情好转带动需求端的复苏,结合自身积极的营销改革带动2020年下半年收入提速。

据了解,春节后口子窖产品价格较春节前略有下滑,其中口子窖10年终端价为210-220元,环比下滑20元左右,口子窖20年价格330-350元,环比下降30元,初夏仲秋价格略降,不过,随着白酒消费需求逐步复苏,动销及价格均有望回暖。

作为口子窖的大本营,2020年第一季度,来自安徽省内的销售收入约为5.84亿元,与去年同期10.8亿元相比,降幅在46%左右;而安徽省外贡献的销售收入接近1.83亿元,相较于2019年第一季度2.65亿元,降幅在31%以上。

“受疫情影响,口子窖的主要终端渠道酒店受冲击较大,宴席等地产酒的主要消费场景恢复缓慢,导致终端库存积压,对公司经营产生较大冲击。”华泰证券指出,同时,口子窖的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研发费用并未因疫情影响而有所下降,导致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下滑幅度较大。

《五谷财经》注意到,2020年第一季度,口子窖的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研发费用各自约为1.29亿、0.43亿和0.04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只有管理费用同比下滑10%左右,而销售费用和研发费用不仅没有下滑,反而还在增长之中,其中研发费用同比增幅在300%以上。

对此,广发证券在研报中表示,2020年第一季度,口子窖主要因为营销政策调整之后,投放力度增加,致使销售费用上涨。

实际上,由于疫情基本切断白酒聚饮场景,加上口子窖一直采用“不压货”的模式,导致其2020年第一季报承压较大,不过,在证券机构看来,口子窖的压力已经充分释放,后期业绩有望得到逐步改善。

口子窖的销售节奏一直按自然年度结算,不刻意向渠道压库存,2020年春节提前,节前销售发货仅20天左右时间,节后受疫情影响口子窖发货被冻结,基本没有回款,业绩下滑严重。

让投资者略感欣慰的是,从渠道最新反馈看,白酒消费需求已在逐步恢复中,如果疫情持续控制,中金公司预计口子窖2020年业绩有望逐季改善,需求端向报表端传导会比较快。

2020年,面对错综复杂的经济形势,面对白酒行业激烈的竞争态势,口子窖方面透露,将继续恪守经营风格,求真务实,稳健发展。

川财证券在研报中表示,口子窖经营风格较为稳健,顺价销售、不压货使得库存总体良性,同时受益于大商模式,公司经销商资金较为充裕,团队稳定,渠道抗风险能力较高。

而在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看来,口子窖是典型的利润导向型企业,近几年利润相对可观,自然缺乏外拓动力。同时,其有大量管理层和经销商持股,所以在战略上偏向保守稳健。

结合疫情形势,口子窖则对2020年销售目标、运营节奏进行了适度调整;同时,抓住疫情后的消费需求变化,主动调整营销策略,加大新零售和线上渠道营销力度,构建线上、线下共同推进的经营格局。不过,口子窖方面并未在2019年年度报告中,披露2020年收入和利润发展目标。

责任编辑:Rex_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