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 >

纸面财富、业绩注水、侵蚀利润 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占比过高背后迷雾重重

应收账款是衡量上市公司经营性资产质量的重要指标。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截至2021年9月30日,A股有102家上市公司应收账款超百亿元;327家上市公司的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高于100%,其中123家上市公司1-9月份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33家上市公司已经“戴帽”。

“每个行业应收账款周期有很大不同,比如建筑行业,应收账款周期长,应收账款就会高,而零售行业周期短,应收账款就较低。”一位不愿具名的会计师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一般而言,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期过长、占营业收入比过高,是行业地位不稳、客户回款不佳的表现,会导致上市公司现金流紧缺,资金链出现紧张。”

应收账款增速过快

业绩注水或有可能

应收账款占营收比重高、增速快是投资者时常要警惕的两个指标。

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今年前三季度末,从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来看,327家上市公司该项指标高于100%,*ST金洲等8家ST公司及蓝盾股份的该项指标高于1000%。从应收账款的增速来看,669家上市公司截至9月末的应收账款同比增速超50%,257家上市公司该项指标超100%。

中国铁物截至2021年9月末的应收账款为108亿元,相比2020年年底63.6亿元的应收账款约,增幅为70.24%;而同比去年前三季度应收账款额度,增幅超1137%。

对于应收账款增长比例,中国铁物表示,主要系业务开拓,规模增长及业务结构的变化所致。据了解,中国铁物2020年度实施了股权无偿划转、重大资产出售、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配套募集资金的重大资产重组项目。目前,公司的主营业务为以面向轨道交通产业为主的物资供应链管理及轨道运维技术服务和工程建设物资生产制造及集成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铁物的营收及净利润增速却远低于应收账款增速。中国铁物2021年三季报显示,公司1-9月份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5.3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4.97%。其中第三季度(7-9月份),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41.2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下滑40.5%。(中国铁物财务数据对比均为调整后数据)

云南白药在公布2021年三季度成绩单后,公司的赊销模式引发了关注。同花顺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云南白药的应收账款分别约为18.5亿元、20.4亿元、35.5亿元,分别占到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6.94%、6.87%、10.85%。而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云南白药的应收账款已经高达66.4亿元,较上年同期上涨135.92%。对于2021年三季度应收账款的大幅上涨,云南白药在财报中表示,主要是“省医药应收款增加”。

不过,应收账款增加并未带来业绩的大幅增长。数据显示,云南白药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283.63亿元,同比增长18.52%;实现净利润24.51亿元,同比下降42.38%,其中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63.94%。

“应收账款形成原因是企业的赊销,即企业销售产品账务上已经确认为收入,但是货款还没有收回。公司应收账款占同期主营业务的收入比例过高,这相当于部分收入是‘纸上富贵’。”一位企业财务负责人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应收账款占比过高:

企业经营“成长性”几何?

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今年前三季度末,15家上市公司的应收账款超500亿元。其中,陕西建工等5家上市公司应收账款超1000亿元。

“应收账款高,终归不是一件好事。如果应收账款长时间无法收回,就会面临成为坏账的风险,成为坏账之后就会形成对公司利润的吞噬。不仅如此,应收账款对公司现金流的影响也是个大问题,公司运营中的人工、物料等都需要付出成本,如果现金流不足以支撑公司正常运转,就会面临十分严峻的局面。”上述不愿具名的会计师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前段时间受到多家机构调研的恒华科技,其三季报表现引发市场关注。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末,恒华科技应收账款占营收比重高达344.11%。近年来,恒华科技应收账款规模不断扩大。2018年公司应收账款为9.49亿元,2020年底攀升至12.77亿元,到今年前三季度应收账款已经达到13.69亿元。伴随着应收账款不断增加的是公司营业收入逐年降低。2018年以来,公司营业收入从11.84亿元下降至2020年的9.65亿元,且下降幅度还在不断扩大。2021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3.98亿元,降幅达22.77%。

针对应收账款占营收比重不断上涨的问题,恒华科技对《证券日报》表示,2015年以来,公司承接了一些客户的EPC(设计、采购、施工)业务,受到EPC项目执行周期较长、验收环节及审批流程等因素影响,致使公司的应收账款有所增加。2021年初,公司确立了“BIM平台软件及行业数字化应用和运营的服务商”战略定位,逐步清理退出垫资较多的EPC业务。

恒华科技财报显示,2018-2019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为负值,2020年回正之后在今年前三季度又再度为负值。这种情况下公司如何维持正常运营?查询公告发现,2018年,恒华科技曾两次引入战投,之后又多次向银行申请授信,2019年,向中国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和兴业银行北京通州支行申请授信,授信期限为1年。2020年向中国建设银行北京地坛支行等申请授信,授信期为1年。

今年公司又向宁波银行北京分行等申请综合授信,授信期为1年;并在三季报公布当天公布,向兴业银行北京通州北苑支行申请总额不超过4亿元的综合授信,授信期为1年。

这种操作方式是否有利于公司的长期发展?“不断融资,是为了缓解应收款占比增加导致回笼资金不足而影响到日常经营的支出。这样处理,主要是在原本坏账的风险下、进一步增加新的资金成本负担。”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对《证券日报》说。

对于现金流的问题,恒华科技对《证券日报》表示,伴随着公司战略及业务转型升级,盈利模式逐步多元化,公司现金流状况将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

应收账款调节利润

企业营收“含金量”缩水

应收账款成为一些上市公司调节收入以美化业绩、甚至是虚增收入的会计处理方式。然而,一旦“暴雷”,会让上市公司终尝“苦果”。

陷入重整的*ST众泰就是其中之一。应收账款减值是*ST众泰持续亏损的重要原因。2017年度至2020年度,公司的应收账款分别为46.55亿元、62.18亿元、46.39亿元、33.34亿元。2017年以来,*ST众泰连续多年进行大额计提应收账款减值,其中,2017年至2018年应收账款减值额度相对较低,分别是2132.5万元、1.25亿元。而过了业绩对赌期,*ST众泰在2019年、2020年分别计提应收账款减值4.59亿元、36.86亿元。在2021年半年报发布时,*ST众泰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3.15亿元。另外,*ST众泰账上仍有大额应收账款。根据公司发布的2021年三季报,公司应收账款为2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474.8%。

对此,沈萌表示,“应收账款经常会出现一定比例的坏账,原因在于对方的支付能力有问题,而企业又希望能产生更高的销售收入,这就必然导致企业的销售成本在计提后变相增加,侵蚀利润空间。”

海伦哲股东内斗曝光了往年的并购暗雷,成为资本市场关注的焦点。其中,焦点之一是海伦哲并购连硕科技被举报存在通过应收账款虚增收入。

中央财经大学数字经济融合创新发展中心主任陈端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人为调节利润肯定不符合会计准则要求。上市公司为保持对外业绩披露的稳定夸大经营成果,或者为避税虚减收入、不合理计提坏账准备等都涉嫌违规。比如公司将已经损失的资产转入其他应收款科目 使亏损不体现出来并虚增利润。再如不少企业明知某些高龄应收账款已成坏账 但为了虚增利润不予冲销 或者为了隐匿利润而多提准备金。这些都损害了公众和中小股东的知情权,需要强化审计监督和违规追责,形成震慑效应。

责任编辑:Rex_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