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 >

登陆港交所 安能能安心吗

11月11日,安能正式登陆港交所,成为“港股快运第一股”。据介绍,本次上市,安能物流将发行8022万股股份,每股定价13.88港元,募资净额约为10.09亿港元。终于完成上市愿望的安能,将以此在资本市场获得更多融资途径来应对激烈竞争。然而和快递不同,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快运市场单凭以价格为主导的单一竞争已经不够,提效降本才是未来的比拼重点。

募资提升运输能力

根据安能的公告,此次募资将花出约7亿元提升网络和干线运输能力。据介绍,安能计划将约40%的资金用于在战略地区兴建、升级和潜在收购5-10个核心枢纽,以应对高速增长的业务及改善网络结构。约30%将用于投资干线运输车队,进一步提升营运效率。而投资技术创新、营运资金及其他一般公司用途等分别占比约20%和10%。

在营收方面,财报显示,从2018年至2021年4月底,安能零担业务营收为48.13亿元、53.35亿元、70.81亿元和28.37亿元。其货量也在加速增长,在2018年至2020年间从732.6万吨增长至1021.1万吨。

快运业务快速发展的同时,安能也在想办法控制成本。2018年,其进入竞争激烈的快递领域,却上交了一笔高昂的“学费”,同年的净亏损达到了21.16亿元。随即,2019年,安能及时止损砍掉快递。由2019年净亏损2.15亿元扭亏为盈,在2020年盈利2.18亿元。但快运的运营成本依然很高。2018-2020年,安能的营业成本高达59.2亿元、46.6亿元和60.3亿元。

身陷价格战

安能玩不转快递便赶快退场,一方面也能折射出快运运营逻辑和快递较为不同。截至2020年底,头部企业如顺丰、中通、圆通等共占据了83.2%的市场份额。服务于C端的电商件因其更易标准化,可通过加大自动化设备投入强化规模效应来降低单票的成本。

而快运零担由于主要服务B端市场,客户对货物运输定制化需求更为突出。一位快运资深从业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快运场景涉及更多大件,很多环节还未实现自动化覆盖,需要人力进行分拣搬运,因此需要控制破损率。其次,根据不同货物的体积和重量进行高效率组合,提升干线运输的装箱率也很重要。

同时,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和快递价格战类似,如今快运行业也未摆脱价格战的阴影,每到业务旺季,安能、壹米滴答、顺丰等企业便会争相放低发货价格。例如在“6·18”期间,顺心捷达部分线路以5.5折来吸引用户。

而在业务面上,对电商业务的激烈抢夺也致使快运企业向更轻的重量伸手。今年5月,顺丰旗下加盟制快运顺心捷达进行产品升级,重货包裹覆盖0-130kg。而安能“双11”的MINI电商产品则下探到10kg。电商市场的扩大催化着零担业务朝向高频次、碎片化的运输趋势演变。以快递形式统一报价和交付成为部分快运企业顺应市场变化的手段。

转向效率之争

然而,快运行业尽管市场广阔,却呈现出资源分散、品牌化较低的特征。除了综合性物流商,各地区的专线物流、重卡个体经营者等也构成零担市场的重要部分。安能董事长王拥军曾对外公开表示,即使在安能物流已经达到5万吨/天的货量峰值情况下,放在整个中国零担市场中,也仅是2%-3%的市场份额。

更为重要的是,目前零担市场的玩家们还很难赚到钱。顺丰快运在2020年仍处于亏损状态,净亏损为9.08亿元,净利率为-4.06%。百世则在脱手快递后谋求2022年快运上市。而壹米滴答则是被与极兔速递有交集的汇森速运收购。

快递物流专家、贯铄资本CEO赵小敏表示,不同于过去快递市场较为单一的价格战竞争,未来在快运市场,光靠价格这单一竞争力已经不够,快运市场在打价格战之余,还会对每家公司的资源调配、公司体量、资金规模、现金流等能力提出较高要求,同时对企业的战略性要求也更高。

“未来的快运市场将是一场综合能力的竞争。纵观快递业的发展过程,头部企业之所以屡屡发起价格战,一个原因是成本在下降。也可以说,成本之争的本质是效率之争。未来,随着企业间竞争越发激烈,通过精细化运营,提效率、升服务、降成本必将成为比拼重点。”赵小敏指出。

责任编辑:Rex_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