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银行永续债迎来新工具 转股型永续债对投资者吸引力更大

为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需求,推动资本工具创新发展,近日,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完善了转股型资本债券相关制度,并已批复浙江稠州银行、宁波通商银行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转股型资本债券。其中,宁波通商银行已经发行首单转股型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

“此举对银行及其储户和高级无抵押债券的债权人具有正面信用影响,有助于扩充银行资本工具的潜在投资者范围,为银行开辟筹集其他一级资本的新渠道并增强其损失吸收能力。”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金融机构部副总裁、高级信用评级主任诸蜀宁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新举措还有助于缓解市场对于小型区域性银行资本状况脆弱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的顾虑。

“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在政策支持的同时,还应依靠内源性发展,提升盈利能力,通过利润留存补充资本,并且控制好风险,稳步发展。”另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

银行永续债迎来新工具

近日,宁波通商银行发行首单转股型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共5亿元,票面利率4.80%,全场认购倍数2.1倍。

转股型和之前的减记型资本债券有何不同?业内人士称,转股型资本债券是一种含权的资本补充工具,当风险事件触发时,减记型资本债券将直接减记,转股型资本债券可转为股权并参与发行人剩余资产分配。

《2021年宁波通商银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发行公告》显示,当无法生存触发事件发生时,发行人有权在无需获得债券持有人同意的情况下,将转股型资本债券的本金进行部分或全部转股。若全部或部分本金因任何原因未完成转股,未被转股的部分将会被减记。

“无法生存触发事件指以下两者中的较早者:银保监会认定若不进行转股,发行人将无法生存;相关部门认定若不进行公共部门注资或提供同等效力的支持,发行人将无法生存。触发事件发生日是指相关主管部门认为触发事件已发生,并且向发行人发出通知,同时发布公告的日期。”上述公告称。

“从国际实践看,转股型资本债券具有转股的保护功能,有利于加强投资者保护,受到投资者的普遍认可,已得到广泛应用。人民银行将会同银保监会进一步加强创新力度,鼓励支持符合条件的中小银行通过发行转股型资本债券补充资本,增强服务实体经济和抵御风险的能力。”央行表示。

“一般来讲,永续债的受偿顺序在存款人、一般债权人和次级债务之后,发行人股东持有的所有类别股份之前;永续债与发行人其他偿还顺序相同的其他级资本工具同顺位受偿。银行永续债出现之后,银行不怎么青睐优先股,转向大量发行永续债。而转股型永续债的出现,相当于多了一个选择途径,也让债权人更‘宽心’。”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

“从发行端来看,一方面,转股型永续债的推出拓宽了商业银行其他一级资本工具的补充渠道,有助于进一步缓解商业银行其他一级资本不足的结构性失衡问题。另一方面,相比减记型永续债,当风险事件触发时,转股型永续债具有转股的保护功能,有助于降低商业银行永续债发行成本。从投资端来看,转股型永续债能够在特定条件下转为股权并参与发行人剩余资产分配,使投资者权益得到切实的保护,因此此类资本债券对投资者的市场吸引力相对更大。”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部分中小银行资本补充需求大

资产规模持续高增使得银行不断进行资本补充。另外,资管新规下,新产品无法承接的、未到期非标资产回表,使得银行存在一定的核心一级资本压力。中泰证券测算的数据显示,“假设非标资产占表外理财规模的30%,其中30%的非标资产将会回表计入普通企业贷款或应收款项类投资,对应风险权重100%,则将消耗核心一级资本在0.1~0.5个百分点间。”

2020年,央行和银保监会发布《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办法》,若某银行满足下列任一条件,则应纳入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范围:以杠杆率分母衡量的调整后表内外资产余额在所有银行中排名前30;曾于上一年度被评为系统重要性银行。

“部分股份行有一定的压力。增加附加资本要求以后,邮储、中信和民生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与监管线差距不到0.5个百分点,有一定的资本压力。”中泰证券认为。

一位银行业分析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整体来看,国内银行业的资本充足率在监管红线以上,较为稳定,具有系统性影响力的国有大行没有压力。但是国内有几千家中小银行,有些地域经济较差、经营存在风险的中小银行急需资本补充。

“中小银行特别是农商行普遍存在不良贷款率高、资本补充压力大的问题。随着银行资产持续增长,在强监管政策和内源性资本补充能力不足的情况下,未来中小银行整体面临着比较大的资本缺口。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全国农商行平均资本充足率为12.11%,相较上年同期大幅回落。其中,由于资产质量和盈利能力的地域分化,东北、西北、西南及部分中部地区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压力较大。”徐承远表示。

“目前我国商业资本补充工具较少,尤其是其他一级资本工具匮乏,对业务发展带来一定影响。银行的内源性资本补充主要还依靠提升盈利能力,通过利润留存补充资本,并适当控制风险资产的增长速度。”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徐承远对记者称,中小银行可充分利用当前的政策利好,根据自身的资本结构及经营状况对应选择外源性资本补充工具。其中,核心一级资本方面,除传统增资、IPO等方式外,还可以申请地方政府专项债进行增资扩股;其他一级资本方面,可采取发行优先股、减记型或转股型永续债等;二级资本方面,可以采取发行二级资本债的方式进行资本补充。

责任编辑:Rex_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