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讯财经网 > 金融 >

“疯狂并购”历历在目,安博教育(AMBO.US)是否会“重蹈覆辙”?

上市两年来,合计成交额仅为0.61亿美元,以一年250个交易日算,平均每天成交量仅为10多万美元,其中绝大大部分时间成交额均在10万美元之下,期间股价跌幅超过七成,第二次赴美上市的安博教育(AMBO.US),成交量为何这般惨淡。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安博教育近日发布了2020年Q1业绩,收入0.9亿元,同比下滑23.5%,为上市以来首个季度录得下滑,而净利润为0.06亿元,去年同期亏损0.24亿元。受消息影响,业绩发布日该公司股价跌幅达9.9%,成交量仅为23.13万美元,第二个交易日整体高开低走,虽收盘翻红,但成交量为124.3万美元。

安博教育曾于2010年在纽交所上市,2014年5月份被纽交所强制退市,2018年6月再次登录美股市场,不过上市后交投惨淡,股价跌跌不休,那么安博教育是一家怎样的公司,为何投资者选择用脚投票呢?

“拔苗助长”的往事

我们先了解一下安博教育的前尘往事。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安博教育成立于2000年,2008年以前主要从事教育软件服务公司,之后迅速转型为文化类教育服务公司,在2008-2009年10月其间共计收购了23所学校和培训机构,共花费高达16亿元。经过两年的并购,2010年,该公司收入迅速增长到14亿元,利润表可以用来讲“故事”了,于同年在纽交所上市,募资超过1亿美元。

但“拔苗助长”的增长并不稳健,该公司上市后的第一年净利润便从2亿人民币大幅下滑至2100万元,股东矛盾及内部治理问题频发,2011年报延迟提交,2012年再次无法如期提交,在之后的连续三年持续亏损,累计亏损高达35亿元,2014年被纽交所强制退市。时隔4年后,该公司再次登录美股市场,但市场依然用脚投票,股价持续创下新低。

安博教育的第一次上市本身就有问题,不合理的盲目并购,虽然充实了利润表,但为后面的矛盾埋下了种子,最后惨遭强制退市,也是资本过度运作的必然结果。该公司并购模式主要通过一半股票和一半现金的方式,刚开始“目的”可能就不纯,被收购的标的也想从上市中获得一杯羹,上市后股东利益,学校举办人利益产生了矛盾。

而大量的并购,因有一半支付为现金,杠杆式收购也导致负债高企,加上内部治理问题企业运营环境恶化,经营持续亏损,而债务却在摆着,管理层大换血、控股权之争、造假、财报披露不及时接踵而至,最终被强制退市。

第二次上市,安博教育削去了很多业务,目前主要以“K12+职业教育”双轮驱动的教育公司,收入也开始稳健增长,2017年有了正利润,看起来腰板挺直了,于是2018年6月再次登录美股市场,但募集资金总共不超过776万美元。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业务看起来虽转向“正轨”,但负债率依然高居不下,第二次上市之前平均高达90%。

上市募资额对负债率的影响很小,该公司第二次上市或并非为了降低“负债”负担,而2019年Q2开始,业绩也开始“变脸”,而其股价也开始持续走熊,到目前,股价较2019年3月底下跌近七成,一切又好像往“第一次上市”时的方向发展。

是否会“重蹈覆辙”?

2020年Q1,安博教育的收入0.9亿元,净利润0.06亿元,以季度看,收入增长于2018年Q2-219年Q3还算稳定,之后便迅速下滑,2020年Q1下滑23.9%,其中K12学校收入下滑35.1%,CP&CE计划收入下滑11%,上述业务收入占比分别为46%和54%。

该公司利润波动比较大,一是毛利润波动,毛利率不稳定,2019年Q1-Q4分别为32.8%、41.1%、25.4%及32.2%,2020年Q1毛利率为12.8%,同比下滑20个百分点,且较往季下降幅度均较大;二是净利润,2019年全年有三个季度亏损,其中Q2净亏损达0.73亿元。2020年Q1利润能转正主要为其他收入大幅度增长6.08倍至0.44亿元,占比收入达49.1%。

若扣除其他收入影响,2020年Q1该公司运营利润亏损0.39亿元,同比亏损扩大85.7%,经营情况不容乐观。

上文我们谈到,安博教育“拔苗助长”式的资本运作,第二次上市后,低调了很多,但仍会做一些并购动作,不过目的性及谨慎性会更强一些。2019年Q2,该公司表示拟收购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的一家以营利为目的的高等教育机构NewSchool,2020年Q1,完成了对总部位于圣地亚哥的高等教育机构NewSchool of Architecture and Design,LLC(“ NewSchool”)的收购。

NewSchool提供大学和研究生学位,以及建筑、设计和施工管理的非学位证书,很明显,安博教育把业务“故事焦点”放到跨境高等教育,收购完成后,接下来故事怎么讲呢?是否将国内的K12与国际学校对接,完成全教育的国内外布局,又或者继续加大高等教育方面的收购,不过步子迈得更大,故事才能讲得更好一些。

但是安博教育的财务状况已经不能允许再次出现收购失误,2020年Q1,该公司资产负债率为84.43%,净流动负债为-2.13亿元,且常年运营资产均为负数,也就是说运营资金根本就无法支撑往后的并购需求,想要并购就要使用杠杆,而使用杠杆就意味着负债率可能飙升,若不慎项目失败则走上“退市”老路。

截止2020年3月,该公司在手现金有1亿元,相比于2019年底减少了0.58亿元,该公司在报告中称自从4月以来中国的日常经营逐渐恢复正常,学校于4月重新开放。实际上,因学校收入的递延性,对卫生事件的影响很小,该公司期间递延收入1.69亿元,和2019年底基本没变化。预计该公司Q2业绩仍会亏损,持续消耗账上现金。

综上看来,安博教育往后的日子不好过,业绩下滑,可持续性经营利润保持亏损状态,账上现金不断被消耗,而该公司将业务“故事”焦点引入跨境高等教育,给投资者的现象空间有限,主要为一是该公司高等教育收购经验较少,特别是此次为跨境收购,项目质量还打个问号,二是账上现金少,而经营持续亏损,债务又高,“雷点”较多。

安博教育两次上市均被二级市场不看好,成交量不济,如今虽然做跨境教育,但仍未吸引到投资者,若该公司仍采取收购扩张老路,而后期利润仍未实现转正,融资出现问题,资金跟不上,紧张的财务状况或将导致该公司“重蹈覆辙”。

责任编辑:Rex_19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诚聘英才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8-2020 www.rexun.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热讯网 - 热点资讯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20005723号-6
文章投诉邮箱:2 9 5 9 1 1 5 7 [email protected]违法信息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