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强势“杀回”新兴市场 中国股市债市如何演绎?

发布时间:2021-01-12 14:41:45
编辑:
来源:第一财经
字体:

近期的新兴市场,可谓是风起云涌,一改2020年春季的颓势。

在经历了年初的资金大撤离后,2020年最后一个季度尤其是年末几周,越来越多资金重新“杀”回新兴市场。根据国际金融研究所(IIF)的数据,2020年第四季度,外资以七年来最快的速度涌入新兴市场,抵消了在疫情暴发之初外资从新兴市场股市和债市出逃的资金。

资金卷土重来的背后,既是发达经济体资产大幅反弹后投资价值的下降,也因为大部分发达经济体央行为了救市普遍采取超低利率令其债市越来越无利可图,再加上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济情况有所缓和,众多逐利的投资者迅速回撤,重新涌入新兴市场“淘金”。

目前,新兴市场的资本外流已成为过去时,强劲的资金流入在2021年还将继续。

资金重新“杀回”新兴市场

去年疫情暴发后,全球资金大举逃离新兴市场。但从去年四季度开始,为了追求更高收益,全球投资者重新涌入新兴市场,流入资金规模创2013年第一季度以来最高。

具体来看,根据IIF的数据,2020年3月,超过950亿美元离开了新兴市场的股票和债券市场。在疫情在全球暴发的前4个月中,资金的总流出量更是高达2430亿美元。在此之后,外资逐渐回流新兴市场,起初速度非常缓慢,但(去年)第四季度明显加速,11月单月流入资金增至1450亿美元,其中近370亿美元进入新兴市场债市,400亿美元投资了新兴市场股市。

目前,新兴市场的股票已从早先下跌中恢复过来,2020年年初至同年11月底已累计上涨了10%,与发达市场股票的涨幅相当,几乎追上了标普500指数。MSCI新兴市场与标普500指数的估值差距也从2020年5月创下的40%的历史高位缩小,但这仍远低于全球金融危机后新兴市场的复苏程度。

一般而言,在美元走弱、全球经济尚好、发达国家利率处于低位的背景下,寻求收益(资产和汇率收益)的全球资金将涌入新兴市场,加大股、债的配置。2021年,疫苗驱动全球经济复苏仍是基本共识,同时新兴市场的疫情防控优于发达市场,瑞士百达资管就认为,新兴市场将带动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中国复苏和弱势美元为主要推手。

全球渣打宏观、外汇策略师张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事实上,2021年首个交易周,全球资金已开始大幅涌入新兴市场,但更多聚焦在固定收益资产,机构资金是资金流入的主要来源,在每周流入新兴市场本地货币债券的资金中占86%。但相比之下,新兴市场股市在经历了2020年11月、12月这两个月的强劲国际资本流入后,股票ETF反而出现资金流出,而且主要聚焦在中国股市。

然而,资金流入新兴市场股市的势头在2021年也将强化。“我们判断场外观望的资金规模仍然较高。2020年,流入美国和欧洲货币市场(MM)基金的资金分别为7100亿美元和2170亿美元。鉴于疫苗的推出和经济复苏前景,投资者可能会在2021年第一季度加快从防御性资产转向全球风险资产。”张蒙告诉记者。

富达国际亚洲股票投资总监缪子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2021年尤其看好资源型国家,例如澳大利亚、巴西、智利、秘鲁、印度等。尽管实际通胀仍然低迷,但是通胀预期上升正支撑大宗商品价格,美国10年期盈亏平衡通胀率目前为1.95%,已从3月的低点反弹了近150个基点,处于2019年5月以来的最高水平。铜价也已从3月的低点上涨75%,达到2013年3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一些工业较发达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尤其是亚洲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将继续引领本轮经济复苏。”凯投宏观的首席新兴市场经济学家威廉杰克逊(William Jackson)称,“更重要的是,它们已经控制了疫情。”

GAM驻伦敦的新兴市场投资总监麦克纳马拉(Paul Mcnamara)表示,由于美元走低,一些新兴市场本币债券从2020年3、4月动荡以来表现始终强劲,这种趋势可能会继续下去。

东方资本(East Capital)的合伙人格拉彭格斯(Jacob Grapengiesser)预计,2021年,中国和印度在经济增长方面将脱颖而出,而旅游业的复苏将使土耳其、希腊、泰国和马来西亚特别受益。此外,国际油价上涨对俄罗斯和巴西的经济恢复来说也是积极的。

2021年将成外资流入A股大年

提及新兴市场,中国已经成了当前最受瞩目的目的地。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外资投资经理普遍表示,2021年将成为外资流入的大年。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新年首周的前几个交易日北向资金多呈现持续流出的状态,但在1月8日,三大指数收跌为当周收尾,北向资金却大幅净流入超206亿元,创下沪股通开通以来单日净流入次高,而且这一量级的资金流入在没有国际指数纳入(即没有被动资金流入)的背景下是首次出现,也展现了海外主动资金已“蠢蠢欲动”。

多位外资投资经理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1月8日海外风险基本落地,例如美国国会确认拜登在总统选举获胜、将会在1月20日宣誓就任;同时,1月7日美国国会骚乱事件造成至少五人死亡,而骚乱发生后,特朗普承诺将确保权力平稳、有序过渡;此外,民主党也确认获得了参众两院的控制权,因此全球风险偏好回归。

也有一种担忧认为,MSCI在2021年宣布扩大纳入A股的可能性较低,因此被动资金的流入将大大降低。但国际机构判断,外资主动资金流入A股的势头仍将维持强劲。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的被动资金流入量仅34亿美元,主动资金流入则达480亿美元,其重要性愈发凸显。因此,多家机构预计,2021年在全球风险情绪好转的背景下,即使MSCI暂停扩大纳入A股(被动资金减少),全年资金流入量仍将超过2020年。安信证券预计,2021年光是北向资金的流入量就有望达到2000亿~2800亿元;而国盛证券预计2021年北向资金净流入规模将超3000亿元,超过2020年。

之所以外资看重A股,某港资机构投资经理对记者表示,重要的原因在于A股可获得超额收益的标的众多,同时属于景气行业的公司也十分集中。例如新能源产业链,尽管“造车新势力”(即理想汽车、小鹏、蔚来等电动车公司)都在美股上市,但A股聚焦了一大批上游、中游的电池、汽车配件等供应商,它们为全球车企提供产品和服务,标的丰富程度也远超港股,这也使得国际资金可以获得更多超额收益。

中国债市有望迎创纪录的外资流入

除了股市,国际资金在2021年流入中国债市的势头也将维持强劲。

在发达经济体央行持续量宽,中国国债相对发达经济体国债利差创下新高,中国国债继续纳入国际指数,以及人民币乐观前景等积极因素推动下,外资流入中国债市规模在2020年达到约1万亿元之后,渣打银行最新预计,在2021年或将增加至1.3万亿~1.5万亿元的历史新高。

“2021年底外资持有中国在岸债券规模,或由2020年11月底的3.1万亿元升至 4.5万亿~4.7万亿元。据我们估测,2021年外资买入国债将占净发行量超过40%(2020年为约14%),外资持有国债的份额或(由2020年的9%)升至约12%。”渣打中国宏观策略主管刘洁对记者表示,原因在于,结构性流入才刚刚开始——目前人民币债券全球资产配置占比极低,仍大幅低于1%,显著低于中国GDP的全球份额(2019年为17%)和中国出口的全球份额(2019年为13%)。目前,人民币资产在全球官方外汇储备配置中的占比仅略高于2%,大幅度低于其他特别提款权货币占比(截至2020年二季度末,美元:61%,欧元:20%,日元:5.8%,英镑:3.5%),同时低于特别提款权篮子中人民币权重10.92%。

此外,中国债券被纳入国际指数也将吸引更多资金流入。2020年彭博-巴克莱全球综指指数和摩根大通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指数完成中国债券纳入后,富时世界国债指数(WGBI)或将在2021年成为最后一个纳入中国债市的全球三大主流债券指数,渣打预计该指数将在2021年10月开始实施纳入,并将在12个月内完成,这一决定有待于2021年3月会议上做进一步确认。该机构预计WGBI相关外资被动流入达1400亿~1700亿美元(约合9000亿~11000亿元人民币),其中2021年流入规模或达470亿~570亿美元(约合3000亿~3700亿元人民币)。

   原标题:资金强势“杀回”新兴市场 中国股市债市如何演绎?

>更多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www.rexun.cn 热讯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友链交换 - 网站统计
Copyright© 2014-2017 热讯网(www.rexu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20005723号-6 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联系我们:508 063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