嵘泰工业营业收入数据差异巨大 成本信息难以让人采信

发布时间:2020-10-09 14:05:26
编辑:
来源:红刊财经
字体:

嵘泰工业不仅营收数据差异巨大,其采购数据同样存在很大偏差,即便考虑到票据背书在其中的作用,结果依然不能让人满意。此外,分析公司营业成本变化,还可发现这方面数据也存在难以让人采信的异常。

近日,江苏嵘泰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嵘泰工业”)发布了招股书申报稿,拟在上交所主板首发新股上市。嵘泰工业的控股股东为珠海润诚,实际控制人为夏诚亮、朱迎晖夫妇及其子朱华夏,直接或间接合计持有公司90.37%的股份。鉴于其实控人对公司形成高度控制,《红周刊》记者深入分析其招股书各方面情况,发现嵘泰工业不仅营业收入数据差异巨大,且采购情况同样不乐观。此外,公司的营业成本方面也存在难以让人采信的异常。

营业收入数据差异巨大

招股书披露,报告期(2017~2019年),嵘泰工业向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占当期营收比例的85.61%、85.32%和85.04%,显示出公司具有极高的客户集中度。理论上,大客户高度集中在企业发展初期是有利于企业收入的稳定,但随着时间推移,这也会从有利的一面向不利的一面转换,即客户的高度集中在后期可能成为企业发展的障碍,不仅营收多少会被大客户所左右,且还可能因关联交易而数据造假,对于这一点,恰恰在嵘泰工业身上有所体现。

2019年,嵘泰工业营业收入录得99087.22万元,除了境外销售收入27870.95万元之外,核算其境内收增值税,推算出其销项税额大约有9792.24万元,因此从整体看,嵘泰工业2019年含税营业收入达到了108879.46万元。理论上,这一规模的含税收入必然在其财务报表当中有相同规模的现金流量或者应收款项等数据与之相对应,形成合理的勾稽关系。

合并现金流量表显示,2019年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有74785.42万元,在冲抵预收款项增加额36.70万元所对应的现金流量后,与108879.46万元含税营收勾稽,有34130.74万元的含税收入没有获得现金流入。理论上,公司必然有相同规模的债权增长才合理。

可让人感到疑惑的是,公司合并资产负债表当中,2019年年末有应收票据1768.65万元、应收账款31027.22万元,此外还有2799.30万元的应收款项融资和1633.01万元坏账准备,综合起来的应款项款原值大约有37228.18万元,对比上一年年末27002.99万元应收款项原值,新增了10225.19万元而已,这一结果与理论上的34130.74万元新增债权相差了23905.55万元。

或许公司还存在一些诸如票据背书、应收账款贴现等因素影响,但对此,招股书并没有详细的信息披露,如此情况下,就让人难以排除这23905.55万元数据缺口很可能是虚增营收的结果。

同样的方法分析嵘泰工业的2018年度收入数据,可发现数据差距更为明显。2018年,嵘泰工业的营业收入有88014.37万元,其中境外销售收入有19490.10万元,核算增值税率影响后,其全年含税营业收入为99206.67万元。

同期,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55399.23万元,即便加上预收款项减少额99.94万元所对应的现金流量,也仅相当于有55499.17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收到现金,还有43707.50万元营收未获得现金流入,需要形成新增债权。

然而,2018年年末的应收账款及其坏账准备、应收票据综合起来只有27002.99万元,相比2017年年末相同项目合计金额仅增加了6318.18万元,与理论上应该增加的43707.50万元债权相差甚远,两者相差37389.32万元,即有近3.7亿元营收存在虚增的可能。

虽然陷于招股书披露信息有限,还很难断定嵘泰工业一定是营收数据在造假,但基于上述合理分析,公司近两年累计出现超过5亿元的差异还是值得注意的,需要企业做出合理解释,否则一旦上市后就可能成为潜在风险。

表1 收入相关数据(单位:万元)

采购情况难以自证合理

很多时候,因企业将收到的票据用于背书支付采购款项,从而导致营业收入与应收款项之间出现一定的数据差异,为避免误判,《红周刊》记者对嵘泰工业报告期内采购情况也做了分析,然而结果依然不乐观。

2019年,嵘泰工业向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为18387.48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51.34%,由此可合理测算出2019年采购总额有35815.11万元,考虑到当年大约有4924.58万元的进项税额,则其含税采购总额达到了40739.69万元。跟这个采购规模相关的是,2019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27101.42万元,预付款项减少了274.68万元,合计用于采购的现金流出了27376.10万元。两者勾稽,有13363.60万元含税采购没有付现,需要形成相应金额的债务。

然而,嵘泰工业2019年年末的应付票据有2815.20万元、应付账款有17839.21万元,合计金额与上一年年末的应付票据2567.92万元及应付账款15266.80万元的合计金额对比,仅增长了2819.69万元。显然,这一结果与理论上的13363.60万元新增债务相差了10543.91万元,即公司有1亿元含税采购额不知是通过什么来支付的。

即便我们假设这是通过票据背书支付出现的结果,可将10543.91万元与同一年度营业收入中不能合理解释的23905.55万元对比,则很容易发现两者之间差额仍存在上亿元。

类似情况同样发生在2018年。当年嵘泰工业的含税采购总额达到了44576.86万元,同期“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加上预付款项减少额所对应的现金流量只有13888.98万元,应付款项新增203.13万元。综合起来,仍有30484.75万元的含税采购额缺少支付手段,这与同一年度缺少财务数据支持的含税营业收入37389.32万元相比,相差了6900多万元。

营业成本或有不实

在招股书中,嵘泰工业披露了报告期内主营业务毛利率和综合毛利率双双出现下滑情况。其中,报告期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6.04%、35.69%和34.90%。在分析毛利率变化时,记者发现公司的营业成本可能存在问题。

例如,嵘泰工业2019年的三种主要原材料铝锭、刀具、模具钢的采购金额小计为26973.37万元,占当期原材料采购总额的75.31%,由此我们不难得知2019年嵘泰工业的原材料采购总额为35816.45万元。

跟原材料采购直接相关的是嵘泰工业三类产品汽车零部件、自产车用模具、摩托车零部件的主营业务成本中的直接材料,这三类产品的直接材料成本在2019年分别为26127.73万元、638.38万元和841.45万元,合计金额27607.56万元。与当期原材料采购总额35816.45万元相比较,相差的8208.89万元应该是没有转入营业成本的原材料,需要计入存货中相关项目。

2019年年末,嵘泰工业存货中原材料有5264.49万元,比上一年年末增加了1002.02万元,与理论库存增加值相比,除了原材料之外,存货的其他项目库存商品、发出商品、在产品等至少增加7206.87万元才合理。

可奇怪的是,2019年年末存货构成项目自制半成品及在产品、库存商品、发出商品、委托加工物资、低值易耗品合计10431万元,跟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合计金额12485.24万元相比,不但没有增加,反而还减少2054.24万元。一增一减下,采购与营业成本、存货之间竟然出现了9261.11万元的差异。

此外,《红周刊》记者还发现,在2019年度的研发费用中,还包含了1265.63万元的直接材料费用。不过,即便考虑了研发活动中使用的这部分原材料,仍存在7995.48万元的差异是无法在招股书中找到合理解释的。

同样的情况在2018年也出现了。当年公司原材料采购总额为38319.41万元,跟同期三类产品营业成本中的直接材料合计金额23630.96万元相比,多出的14688.45万元需要体现在存货相关项目中。

然而,存货中原材料仅增长了1189.64万元,而库存商品、发出商品、自制半成品及在产品等项目合计也只增长了3753.63万元而已。与理论增加值相比,相差了9745.18万元,若考虑到其中的直接人工、制造费用因素,则差距可能会更大。即使我们考虑到研发费用中包含的直接材料费用1334.03万元的影响,差异金额仍然高达8411.15万元。

表2 采购与成本相关数据(单位:万元)

   原标题:嵘泰工业营业收入数据差异巨大 成本信息难以让人采信

>更多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www.rexun.cn 热讯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友链交换 - 网站统计
Copyright© 2014-2017 热讯网(www.rexu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20005723号-6 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联系我们:508 063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