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创板 >

投诉多 流量弱 万物新生何时能圆上市梦?

爱回收从创立至今已经走过了十个年头。然而现如今,其在二手电商行业的地位一降再降,险些要跌出前十。面对越来越激烈的竞争,爱回收选择品牌升级,更名换姓,在讲一个新故事。

2020年9月,爱回收所在的上海悦易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召开品牌升级发布会,宣布公司完成E+轮融资,同时“万物新生”将取代“爱回收”作为全新的品牌。换言之,新品牌“万物新生”将下辖爱回收、拍机堂、拍拍、海外业务AHS DEVICE、城市绿色产业链业务爱分类·爱回收等业务线,成为公司的新名片。

不管品牌叫什么名字,能打动消费者的永远是产品及服务的质量与价格。期在黑猫投诉台上,有不少消费者投诉爱回收、拍拍、拍机堂等存在售卖问题产品、恶意压价等欺骗消费者的行为。

相互信任是二手交易的关键。当投诉声不绝于耳,公司经营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伴随着公司的行业地位有所下滑,推出“万物新生”后真能让公司重新焕发生机吗?

200万美元开启征程

虽然现在的万物新生旗下子品牌众多,竞品无数,但在爱回收诞生之时,国内二手电商行业尚且处于萌芽之时。“互联网+二手交易”仍是新概念,少有投资方愿意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不过,喜好投资互联网企业的五源资本(即原晨兴资本)注意到了这支年轻的团队,很快于2012年给出了200万美元作为爱回收的A轮融资,但这一被投金额相比后来者转转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投诉多流量弱排名掉队 万物新生何时能圆上市梦?

投诉多流量弱排名掉队 万物新生何时能圆上市梦?

转转于2017年市场相对成熟时进入,由腾讯和58同城的关联公司设立。有两位大佬的带飞,转转进场当年就拿到了腾讯投资的2亿美元A轮融资,这一金额是爱回收的1000倍。

尽管十分艰难,凭借五源资本的“注血”,爱回收仍继续探索二手电商的发展之路。2013年,公司开始经营线下门店,实行线上线下导流。同时,专注于二手电商市场中二手手机这一垂直类别。

一家互联网企业竟然转向发展线下门店,这一举动着实让资本有些摸不着头脑。随后仅有五源资本和IFC国际金融公司两家企业参与了公司的B轮融资,谨慎追投1000万美元。

好在事有转机。2015年起,京东开始多次参与爱回收C轮,乃至E+轮的融资。自此晨兴系和京东系两股资金流成为了助力爱回收发展的重要驱动。2019年,爱回收更是收购了京东旗下的全品类二手交易台——拍拍,二者的关系更加密切。

在E+轮融资暨品牌升级发布会上,上海悦易的CEO陈雪峰表示,作为万物新生下辖的子品牌,未来爱回收的发展方向之一就是基于和京东的全渠道深度合作,依拖自身的门店网络和交付能力,大力发展“一站式以旧换新”。看样子新品牌万物新生和京东“锁了”。

流量、投诉双障碍何解

爱回收做的是C2B业务,拍机堂是B2B,拍拍则是B2C,至少从模式上看,万物新生已经打通了全产业链,形成闭环。

具体而言,万物新生可以做到通过爱回收获取的货源,交给拍机堂分销,再将其中的优质产品推给拍拍零售。更不用说还有京东提供的巨大线上流量,以及公司本身运营多年的线下门店。

这种梦幻联动理应发挥出不错的效果,然而现实似乎没有这么美好。据比达咨询统计的数据显示,淘宝推出的闲鱼和有腾讯背景的转转已经稳稳占据二手电商行业的前两名,二者的日活用户均已达到千万级。从2020年6月到10月,仅仅三个月时间,闲鱼的日活用户增长超过150%,转转增长了约61.92%

投诉多流量弱排名掉队 万物新生何时能圆上市梦?

而爱回收与拍拍的日活用户数仅为20万~30万人次,同一时期甚至不增反降,分别下降了约36%与30%。闲鱼、转转等行业龙头的发展一骑绝尘,爱回收与拍拍却快要被甩出前十,马太效应似乎进一步凸显,如果继续下去,行业内的差距恐怕只会越来越大。

与闲鱼、转转相比,同样是互联网巨头扶持,万物新生却没有获得想象中的流量效果。甚至期在黑猫投诉台上,大量的消费者投诉涌现。

其中,万物新生的子品牌中,拍机堂的投诉量最多,截至3月22日已达到1016条。投诉理由包括以次充好、虚假销售、卖家提供的商品被验机人员暴力破坏等等。爱回收与拍拍也收到了不少类似的投诉,二者的投诉数量分别是778条与315条。这背后折射的问题是,台管理存在的潜在问题让买家和卖家都在“受罪”,也消耗着消费者对台的信任。

目前的二手电商行业中,万物新生逐渐在角逐下落于下风,与投诉及流量不无关系。

不到估值目标不上市?

尽管道路坎坷,万物新生仍然有一个“上市梦”。

早在2016年,公司曾计划让当时的爱回收在A股市场上市。时任公司运营副总裁王登庭在媒体采访时表示,上市是公司的一个追求,正在推进中。

但是计划不如变化快。2018年6月末,公司CEO陈雪峰在第十八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暨粤港澳大湾区南沙论坛上又表示,公司的商业模式变了,出现了一块增长很快的业务,可能会去港股或纳斯达克上市。

这块高增长的台业务是什么?陈雪峰当时在媒体采访中并未详细说明。不过在该论坛前不久,公司刚刚正式宣布推出拍机堂,主打全球市场的二手电子产品代拍,外界由此猜测其所说的“高增长的台业务”可能是指拍机堂。

然而三年过去,由爱回收、拍机堂和拍拍构筑的产业链闭环对万物新生的赋能仍然有限,虽然没有公开的数据可以查询到上述台的营收和利润情况,但从行业排名来看,万物新生正在被竞争对手拉开距离,而公司至今也仍未实现上市。

接连几次筹备上市的风声传出后,公司对IPO的态度逐渐变得有些“佛系”。在2020年9月的品牌升级发布会上,关于IPO一事,陈雪峰谈到,公司IPO的一大前提是估值规模达到40亿~50亿美元,“不会流血上市”,会等“水到渠成”。而目前公司的估值规模在30亿元美元左右,距离公司的目标估值仍有一定差距。万物新生的“上市梦”何时能实现?《思维财经》持续关注中。

责任编辑:Rex_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