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讯财经网 > 科创板 >

华光新材经营现金流连负4年 上下游受挤毛利率飙高

上交所官网近日发布消息,将于5月26日审核杭州华光焊接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光新材”)的首发申请。华光新材主营业务为钎焊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铜基钎料和银钎料。

2017年1月,华光新材曾接受证监会的审核,拟主板上市,审核结果未通过。也就是说,时隔两年,华光新材欲再次冲击IPO,而上市的板块由主板转变为科创板。

华光新材本次选择的上市标准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2.1.2条第(一)项规定的上市标准,即“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 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2016年至2019年,华光新材研发费用分别为2024.77万元、2297.64万元、2400.77万元和3519.43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24%、3.69%、3.58%和4.59%。

华光新材冲刺上交所主板时,发审委主要提出三个问题,一是业绩是否存在持续下滑风险,持续盈利是否存在不确定性;二是为何2016年大量出售钎料半成品,是否具有真实商业背景。在成品余额畸高,是否存在非正常销售问题;三是主营产品毛利率畸高的原因。

2012年至2015年,华光新材营业收入连续走低,自2016年以来,该公司营业收入逐渐稳定。

2016年至2019年,华光新材营业收入分别为4.77亿元、6.22亿元、6.70亿元和7.6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3172.75万元、4126.07万元、4943.24万元和5932.23万元。

华光新材业绩过去四年虽然持续增长,但其现金流表现并不稳定。过去四年,华光新材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均为净流出状态,分别为-7743.49万元、-8722.85万元、-1.88亿元和-1.51亿元。

过去四年,华光新材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4.19亿元、5.49亿元、5.04亿元和5.93亿元,均不及同期营业收入。

最新版招股说明书中,华光新材还披露了今年一季度业绩,并预告了今年上半年业绩。

今年一季度,华光新材营业收入为1.36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3.11%;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479.23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6.14%。2020年1-6月,华光新材营业收入预计为3.31亿元至3.48亿元,较2019年同期营业收入下降6.42%至11.11%;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756.12万元至1917.42万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25.86%至32.10%。

华光新材2017年主板上会时,毛利率问题曾被发审委重点关注。而此次改道科创板,华光新材毛利率问题仍然存在,且被上交所问询,该公司被要求说明公司毛利率显著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原因、合理性。

过去四年,华光新材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9.51%、18.50%、18.76%和19.80%;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0.66%、18.41%、18.57%和19.66%。

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大西洋、信和科技、福达合金的综合毛利率均不及华光新材。过去四年,大西洋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9.39%、15.87%、14.52%和13.68%;信和科技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5.16%、15.70%、14.66%和14.93%;福达合金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4.70%、14.34%、14.74%和13.39%。

华光新材回复问询函称,公司毛利率较高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产品结构不一致,这是公司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主要原因;二是长期坚持技术创新。

从收入结构看,华光新材来自制冷行业收入(包括来自空调及配件、压缩机、制冷阀门、冰箱及配件的收入)约占总营业收入的七成。在空调、冰箱等制冷行业,华光新材的主要客户包括格力电器、美的集团、奥克斯等企业。数据显示,华光新材来自于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分别为2.52亿元、3.68亿元、4.14亿元、4.01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2.79%、59.17%、61.83%、52.25%

2019年,冰箱、空调产品市场竞争激烈,销售均价和规模双双下滑。而华光新材所在行业的市场前景取决于下游行业的未来需求,报告期内,该公司的销售增速变缓,资产周转能力甚至出现大幅下滑,应收转款周转率和存货周转率下滑。

报告期内,华光新材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19亿元、1.52亿元和1.67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7.15%、19.23%和22.48%,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9.15%、22.61%和21.81%;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5.47次/年、4.95次/年、4.81次/年。

截至各报告期末,该公司存货余额分别为1.17亿元、1.43亿元、1.54亿元,占公司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4.05%、25.13%、25.65%;存货周转率分别为4.22次/年、4.20次/年、4.14次/年。

对华光新材而言,除了下游行业不景气,上游主要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也是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华光新材生产经营所需的主要原材料为白银、铜,白银和铜属于大宗商品,如果白银、铜的价格上涨,将导致公司原材料及产品价格上涨,使公司的原材料及在产品占用更多的流动资金,增加公司流动资金压力。

另据招股书,华光新材2018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利润分配方案的议案》,以2017年末的总股本6600万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3.03元(含税),共计分配2000万元,剩余未分配利润结转以后年度。

对上述问题,中国经济网记者发送邮件至华光新材董秘办,该公司回复称目前处于缄默期,不方便接受采访。

冲刺科创板

华光新材前身为杭州华光焊接材料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11月19日;2001年11月8日,经杭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下城分局核准,公司名称变更为“杭州华光焊料有限公司”。2011年1月4日,华光有限召开股东会并决议,同意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

华光新材主营业务为钎焊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铜基钎料和银钎料。钎焊材料在现代工业领域应用广泛,涉及如航空航天、舰艇、核电、轨道交通等重大工程,空调、冰箱、微波炉等家用电器以及汽车、大中型电机、精密仪表、电子器件等的连接。

2019年12月17日,华光新材在上交所网站披露招股说明书,拟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保荐机构为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审计机构为中汇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

华光新材选择的上市标准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2.1.2条第(一)项规定的上市标准,即“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 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华光新材本次拟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2200万股,占公司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该公司拟募集资金3.56亿元,拟分别用于投资建设年产4000吨新型绿色钎焊材料智能制造建设项目、新型连接材料与工艺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现有钎焊材料生产线技术改造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华光新材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金李梅。本次发行前,金李梅直接持有华光新材49.67%的股份,同时通过杭州通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控制公司14.17%的股份,合计控制公司63.84%的股份,是华光新材的实际控制人。

金李梅,女,1971年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大专学历,浙江树人大学工商管理专业,工程师。1993年8月至1994年5月任浙江省公共安全总公司广州分公司业务主管;1994年6月至1995年7月任杭州高联特种焊接器材厂销售主管;1995年8月至1997年9月任杭州华光焊接材料厂副厂长;1997年10月至2001年11月任华光有限副总经理;2001年11月至2011年2月任华光有限董事长兼总经理。2011年3月至今任发行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同时兼任孚晶焊料执行董事、经理,通舟投资董事长,铧广投资董事长。

两年前折戟

事实上,本次是华光新材第二次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2015年2月13日,华光新材在证监会官网首次披露招股说明书,拟于上交所主板上市。2016年12月7日,该公司更新主板上市招股说明书。

根据主板发审委2017年1月4日公布的2017年第1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华光新材首发申请未通过。

主板发审委彼时主要提出三个问题,一是业绩是否存在持续下滑风险,持续盈利是否存在不确定性;二是为何2016年大量出售钎料半成品,是否具有真实商业背景。在成品余额畸高,是否存在非正常销售问题;三是主营产品毛利率畸高的原因。

本次登陆科创板,与此前拟登陆主板相比,华光新材的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评估机构均未更换,但保荐机构由英大证券变更为银河证券。

据悉,2017年华光新材主板上市折戟后,同年8月25日,该公司再次与原保荐人、主承销商英大证券签署了上市协议,辅导期限至2018年12月。但在2019年1月,华光新材选择与英大证券“分手”,并于当月15日火速与银河证券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

销售商品、提供劳务

2016年至2019年,华光新材营业收入分别为4.77亿元、6.22亿元、6.70亿元和7.6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3172.75万元、4126.07万元、4943.24万元和5932.23万元。

过去四年,华光新材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4.19亿元、5.49亿元、5.04亿元和5.93亿元,均不及同期营业收入,且二者的差额逐年增大。

经营现金流连负4年

数据显示,华光新材业绩虽然持续增长,但其现金流表现并不稳定。

过去四年,华光新材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均为净流出状态,分别为-7743.49万元、-8722.85万元、-1.88亿元和-1.51亿元。

据华光新材介绍,票据是客户于公司的主要结算方式之一,日常发生额较大;公司原材料采购以白银和铜为主,其单价较高并以现款结算为主,日常资金需求量较大;受客户和供应商结算差异的影响,报告期内公司将已收到的银行承兑汇票和商业承兑汇票进行贴现和背书转让,以满足日常资金需求。

而在新金融工具准则的要求下,公司需要对符合终止确认条件的票据进行贴现形成的现金流入在经营活动现金流中体现,作为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公司对不符合终止确认条件的票据进行贴现形成的现金流入作为筹资活动现金流入。

这也导致了各报告期内华光新材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为负数,而筹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均为正数。

过去四年,截至各报告期末,华光新材应收票据分别为1.13亿元、1.68亿元、1.86亿元、1.41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9.06%、34.63%、32.69%、23.43%。

报告期内,该公司净利润占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的比例分别为-47.30%、-26.24%和-39.51%,

华光新材称,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与净利润差异较大,主要原因为:(1)公司客户主要为美的集团、格力电器等大型企业,公司对客户的销售存在一定的信用期,故报告期各期末应收账款的金额较大,同时报告期内主要客户承兑汇票结算的比例逐年加大,报告期内经营性应收项目逐期增加,对经营现金流量造成负面影响;(2)报告期内公司将不符合终止确认条件的票据进行贴现形成的现金流入作为筹资活动现金流入,金额分别为1.10亿元、2.15亿元和205亿元,该部分现金流实质为公司销售活动而形成,但未体现在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中。

2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华光新材资产总额为7.29亿元,较2019年末降低9.12%;负债总额为2.15亿元,较2019年末降低27.17%;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为5.14亿元,较2019年末增加1.38%。

2020年1-3月,华光新材营业收入为1.36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3.11%;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479.23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6.14%。

考虑新冠病毒疫情的持续影响,预计2020年1-6月,华光新材营业收入为3.31亿元至3.48亿元,较2019年同期营业收入下降6.42%至11.11%;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756.12万元至1917.42万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25.86%至32.10%。

营收曾连续三年走低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2012年、2013年、2014年和2015年,华光新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36亿元、5.70亿元、4.89亿元和3.72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4500.61万元、4030.40万元、3088.11万元和1654.39万元。

2012年至2015年,华光新材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571.75万元、3032.80万元、-4041.28万元、3897.15万元。

彼时,对华光新材的业绩,主板发审委的上述质疑主要基于多个方面,其中之一是原材料价格的波动。招股书显示,该公司生产所需的主要原材料为白银和铜,报告期内原材料成本占营业成本比例在 90%以上。而白银和铜属于大宗商品,价格波动频繁,会使公司产品的毛利率产生波动,进而影响公司业绩。

此外,主板发审委还对华光新材的主营产品之一银钎料产品重点关注,要求该公司说明银钎料是否存在被其他产品替代的风险,所处经营环境是否已经发生或将要发生重大变化,持续盈利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相关信息披露和风险揭示是否充分。

通常银钎料的含银量在 20%以上,由于银价格昂贵,对钎焊材料行业部分下游客户形成了一定的成本压力,因此一些下游客户在寻找可替代含银量较高钎料的降银钎料。

华光新材在招股书中表示,在目前技术条件下,仅有部分焊接部位(焊点)存在降银或者银钎料替代的可能。且以降银钎料替代原先的高银钎料,并不会影响公司银钎料的销量。

据华光新材给出的第一轮回复函中显示,前次IPO申报,在2013年-2015年及2016年1-9月中,公司经营业绩下滑是被发审会否决的主要原因。

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

过去四年,华光新材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9.51%、18.50%、18.76%和19.80%;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0.66%、18.41%、18.57%和19.66%。

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大西洋、信和科技、福达合金的综合毛利率均不及华光新材。过去四年,大西洋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9.39%、15.87%、14.52%和13.68%;信和科技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5.16%、15.70%、14.66%和14.93%;福达合金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4.70%、14.34%、14.74%和13.39%。

值得注意的是,华光新材此前拟上交所主板上市,公司毛利率问题被证监会重点问询。而此次改道科创板,华光新材毛利率问题仍然存在,且被上交所问询,该公司被要求说明公司毛利率显著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原因、合理性。

华光新材回复问询函称,公司毛利率较高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产品结构不一致,这是公司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主要原因;二是长期坚持技术创新。

华光新材称,大西洋是我国主要的黑色金属焊材生产企业,其熔焊焊接材料与公司钎焊材料在原材料、生产工艺、应用领域差异较大,是导致公司与其毛利率差异的主要原因。福达合金主要产品为电接触材料,产品主要应用于低压电器领域,因其产品同属于有色金属合金作为可比公司,在产品和应用方面与公司差异较大,是导致公司与其毛利率差异的主要原因。

信和科技与华光新材的产品及经营模式类似,并且与华光新材存在部分客户重合。信和科技主要产品为铜基钎料、银钎料,与华光新材类似,但在产品结构上,信和科技以铜基钎料为主,华光新材的银钎料收入占比高于信和科技。

招股书显示,华光新材铜基钎料产品由含银铜基钎料和无银铜基钎料组成,另外银钎料产品则由节银钎料和标准银钎料组成。截至2019年年末,华光新材节银钎料、标准银钎料、含银铜基钎料、无银铜基钎料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4.52%、33.16%、24.68%和27.63%。

2016年至2019年,华光新材银钎料毛利率分别为24.46%、22.13%、22.37%和21.78%;铜基钎料毛利率分别为16.89%、15.52%、15.72%和17.72%。

报告期内,信和科技银钎料毛利率分别为24.52%、23.07%和22.79%,铜基钎料毛利率分别为75.48%、76.93%、77.21%。

华光新材称,报告期内,公司银钎料毛利率高于铜基钎料5个百分点以上,信和科技银钎料收入占比为24%左右,而公司银钎料销售占比在40%以上,银钎料和铜基钎料产品结构的差异是公司毛利率高于信和科技的主要原因。

2016年至2019年,华光新材节银钎料毛利率分别为42.93% 、38.94%、41.23%、39.12%,标准银钎料毛利率分别为16.21%、11.76%、11.70%和14.18%。

华光新材节银钎料毛利率较高,有媒体质疑其毛利率的合理性。该公司在回复问询函时表示,保荐机构经核查认为,公司节银钎料毛利率较高,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属实。

华光新材称,节银钎料通过添加锑、锡、硅、镍、铟、混合稀土等其他元素替代银元素,并调整各成分组成比例,银含量降低,产品单位成本降低,但大部分节银钎料参照原牌号标准银钎料的价格采用协商定价的方式确定价格,因此导致节银钎料毛利率远高于标准银钎料。

研发费用

虽然华光新材在回复函中称,公司长期坚持技术创新,并且技术创新成为公司毛利率高于同行业的原因之一,但数据显示,该公司报告期内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并不高,过去四年研发费用利率均不及5%,而且,2016年至2018年,该公司研发费用率呈连续下滑趋势。

过去四年,华光新材研发费用分别为2024.77万元、2297.64万元、2400.77万元和3519.43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24%、3.69%、3.58%和4.59%。

华光新材表示,2019年公司新增了一种微量成分调整的阀体用银钎料、一种金刚石刀具用低银银钎料、一种电热元件用高流动性银钎料等一系列研发项目,同时加大对面向智能制造的环境友好型钎料开发与应用、用于陶瓷金刚石等特异材料钎焊的新型绿色钎料研究开发、应用于钎料领域的粉体材料研究及膏状钎料开发等项目的投入,2019年公司研发费用大幅增长。

报告期内,华光新材的研发费用主要用于职工薪酬、直接投入、折旧及摊销费用、委托开发和其他费用等方面。

其中,直接投入、人员人工及折旧摊销费三者占公司研发费用的比例分别为95.99%、95.60%、88.73%和94.41%;直接投入费用为研发过程耗用的物料消耗、水电费等,物料消耗主要为主要为研发活动消耗的白银、铜等金属,直接投入费用占研发费用比例最大,分别为1347.73万元、1560.13万元、1321.94万元和2254.18万元,占比分别为66.56%、67.90%、55.06%和64.05%。

报告期内,华光新材同行业公司大西洋、信和科技、福达合金的平均研发费用率分别为2.77%、2.72%、2.76%。

应收账款

过去四年,华光新材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08亿元、1.19亿元、1.52亿元和1.67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8.31%、17.15%、19.23%和22.48%,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2.72%、19.15%、22.61%和21.81%。

2016年至2019年,华光新材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4.90次/年、5.47次/年、4.95次/年、4.81次/年。

报告期各期末,该公司1年内应收账款占比分别为95.13%、95.36%、96.78%和97.22%;1-2年应收账款占比分别为1.36%、1.88%、0.99%和0.56%;2-3年应收账款占比分别为3.38%、0.20%、0.22%和0.34%;3年以上应收账款占比分别为0.12%、2.55%、2.00%和1.88%。

报告期各期末,华光新材坏账准备金额分别为850.06万元、929.68万元、1083.31万元、1175.22万元;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9990.51万元、1.10亿元、1.41亿元和1.56亿元。

2016年至2019年,华光新材应收票据账面价值(含计入应收款项融资金额)分别为1.13亿元、1.68亿元、1.86亿元和1.76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0.65%、26.15%、25.38%和21.94%。

行业及客户集中度高

由于主要产品铜基钎料和银钎料的下游客户大多来自于制冷行业,这也使得华光新材所处行业及客户较为集中。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华光新材来自制冷行业收入(包括来自空调及配件、压缩机、制冷阀门、冰箱及配件的收入)分别为3.42亿元、4.93亿元、5.24亿元和5.32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5.93%、79.42%、78.45%、69.59%。其中来自空调及配件的收入占比最高,报告期内该比例分别为35.48%、41.87%、42.70%、35.50%,因而公司的经营业绩与空调行业发展状况具有较强的相关性。

从主要客户上来看,各报告期内,华光新材来自于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分别为2.52亿元、3.68亿元、4.14亿元、4.01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2.79%、59.17%、61.83%、52.25%,均超过50%。

华光新材前五大客户基本上为各大空调生产商,包括美的、格力、奥克斯等。其中,美的集团始终为华光新材第一大客户,该公司对美的集团在各报告期内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19.89%、22.73%、23.53%、21.13%;来自于第二大客户格力电器的销售收入占比则分别为15.71%、19.79%、21.29%、12.08%。

华光新材称,根据WIND查询的信息,最近三年,美的集团和格力电器家用空调的市场占有率合计超过50%,海尔和美的集团冰箱的市场占有率合计超过40%,下游行业相对集中的特点,决定了公司的客户也相对集中,符合行业惯例。

库存高企,资产周转能力下降

除应收账款之外,较大规模的存货余额也是影响到华光新材资金周转速度和经营现金流的重要因素之一。

据时代周报,2019年,面对行业周期波动以及宏观经济环境的下行,华光新材没有削减库存、加快资金回笼速度,而是加大存货储备量与减缓资金回款,使得该公司的资产周转能力陡然下滑。

截至各报告期末,该公司存货余额分别为1.24亿元、1.17亿元、1.43亿元、1.54亿元,占公司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1.98%、24.05%、25.13%、25.65%;存货周转率分别为3.36、4.22、4.20、4.14。

面对存货余额的不断加大,华光新材解释称主要是由产品特点、生产模式和销售模式决定的,公司为了快速响应及时供货,防止一些大客户出现缺、断货现象,保证客户的安全生产量,结合公司获取的客户生产销售信息及其订单需求,将一定的库存商品发至客户所在地,存放在客户指定的仓库,由客户根据生产进度随时取用,并与公司定期结算,使得期末库存商品储备及发出商品规模较大。

据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和全国家用电器工业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家电市场销售规模为8104亿元,增速仅为1.9%;2019年上半年,国内家电市场零售额累计4125亿元,同比下滑2.1%;而三季度,家电市场表现依旧不甚理想,国内市场销售额1745亿元,同比下滑4.2%。

2019年以来,空调产品市场竞争激烈,销售均价和规模双双下滑。2019年6月,格力电器、奥克斯多次隔空喊话,甚至对簿公堂,矛盾不断激化,难掩当前市场面临的高库存现状。

在高库存压力面前,华光新材解释称为了防止客户出现缺、断货现象而加大库存量,这个解释似乎并没有太强的说服力。

从历年的存货周转率与营业收入数据看,2013—2015年,华光新材的存货周转率连续下滑,其营业收入也随之不断降低;2016年和2017年,华光新材的存货周转能力走强,其经营业绩也有所起色,营业收入增速达到30%左右;而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华光新材的存货周转率再次大幅下滑,其2018年的营业收入增速已有所放缓。

不难发现,华光新材的存货周转率与营业收入增速呈正相关,而2019年存货周转率的下滑,则表明其经营业绩也将出现不利的发展局面。

不仅如此,该公司主营产品的主要原材料为白银和铜,均属大宗商品,价格波动频繁。而较大的存货余额也会影响到该公司的资金周转速度和经营活动的现金流量,降低资金运作效率,从而对公司的经营状况产生不利影响。

综上所述,钎焊材料制造业属于技术和资金密集型行业,面对国内经济走势下行、原材料价格波动、上游家电市场发展放缓的状况,华光新材的经营业绩有再次下滑的风险,而库存高企,资产周转能力陡然下降都对其增强自身的抵御能力不利。

上游银价走高

对华光新材来说,下游行业不景气只是麻烦之一,主要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则是公司的另一个麻烦。

据招股书显示,华光新材的主要原材料是白银和铜。

华光新材表示,公司生产经营所需的主要原材料为白银、铜,白银和铜属于大宗商品,价格波动频繁,除部分新产品或特色产品外,公司成熟产品销售采用“原材料成本+加工费”的定价方式,销售给客户的产品大部分按照主要原材料前一个月的平均市场价格作为原材料成本的定价依据,由于公司存在原材料和产成品的备货,原材料采购时点早于产品结算时点,上述时间差异导致原材料价格波动的风险传导机制可能会存在一定的滞后性,通过定价机制,发行人存在无法完全消化原材料价格波动的风险。

华光新材表示,如果白银、铜的价格上涨,将导致公司原材料及产品价格上涨,使公司的原材料及在产品占用更多的流动资金,增加公司流动资金压力。

同时,若原材料价格持续或短期内大幅单向波动将对华光新材的盈利能力产生较大影响,尤其是在原材料价格持续或短期内急剧下跌的情况下,公司可能存在利润大幅下滑的风险。

责任编辑:Rex_19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诚聘英才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8-2020 www.rexun.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热讯网 - 热点资讯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20005723号-6
文章投诉邮箱:2 9 5 9 1 1 5 7 [email protected]违法信息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