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欢聚集团月活近4亿同比下滑7.1% CFO关键时刻离职影响几何

在相继出售虎牙直播、YY直播后,欢聚集团的业务已主要集中于海外市场。目前,欢聚集团在海外的业务版图由Bigo Live、Likee、Hago构成,这几块业务的表现究竟如何,成了众多投资人关注的焦点。

由于去年印度政府封杀部分中国应用,欢聚集团用户数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不过,印度以外地区的月活跃用户的增加部分抵消了一部分影响。2020年第四季度,欢聚集团全球平均移动端月活跃用户为3.937亿,同比下滑7.1%。

财报显示,整个2020年欢聚集团净收入132.309亿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2020年归属于欢聚集团的净亏损为11.423亿元。不过,占欢聚集团总营收比例近90%的Bigo板块,已经连续两个季度实现扭亏为盈。欢聚集团CFO金秉表示,预计今年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Bigo业务将实现低个位数的净利润率。

另外,早前有报道称,欢聚集团正计划今年在香港二次上市。然而,欢聚集团突然宣布,CFO金秉由于个人职业规划原因将于2021年4月底离职。在如此关键的时刻,CFO的离职对欢聚集团将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对于欢聚来说,在香港上市前换一个职业CFO并不会造成很大影响,“欢聚在美股挂牌多年,财务规范性理论上应该非常好,加上不断出售后,业务资产也更简单,所以新的职业CFO在短暂交接后就可以上手。”

月活近4亿同比下滑7.1%,Bigo Live收入不及抖音等

目前,欢聚集团在海外的核心业务版图由Bigo Live、Likee、Hago构成,其收入也基本来自这三款应用。

官网资料显示,成立于2014年11月的Bigo于2016年3月推出视频直播平台Bigo Live。截至目前,Bigo Live可在150多个国家/地区使用。2020年第四季度,Bigo Live的平均移动端月活跃用户为2870万,2019年同期为2310万,同比增长24.5%。

2017年3月,Bigo又推出短视频应用Likee,当时正是短视频应用快速爆发之时。2020年第四季度,Likee的平均移动端月活跃用户为1.201亿,2019年同期为1.153亿,同比增长4.2%。

图片来源:Bigo官网

次年,欢聚集团推出休闲游戏社交媒体平台Hago。2020年第四季度,Hago的平均移动端月活跃用户1650万,2019年同期为3300万,同比下降49.9%。欢聚集团表示,主要原因为印度政府封杀中国应用影响。

图片来源:Hago官网

不过,印度以外地区月活跃用户的增加部分抵消了一部分影响。数据显示,欢聚集团全球平均移动端月活跃用户为3.937亿,2019年同期为4.236亿,同比下滑7.1%。

在营收方面,Bigo Live、Likee、Hago的收入在2020年第四季度均大幅增长。财报显示,Bigo Live营收同比增长100.4%,Likee营收同比增长407.5%,Hago营收同比增长69.4%。

不过,Sensor Tower商店情报数据显示,在不包含中国及其他地区第三方安卓市场的基础上,2021年2月Bigo Live应用收入位列全球热门移动应用收入榜第十,不及国内的腾讯视频、爱奇艺,也不及国外的Youtube、Tinder、Piccoma、Disney+、Google One、Twitch。

相比之下,抖音及海外版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吸金超过1.1亿美元,是去年同期的1.9倍,蝉联全球移动应用(非游戏)收入榜冠军。

图片来源:Sensor Tower

Bigo板块占总营收比例约九成,已连续两个季度扭亏

由于虎牙和YY直播已被欢聚集团列为非持续经营项中,因此欢聚集团的本次财务数据均不含虎牙和YY直播。

财报显示,欢聚集团在第四季度营收37.835亿元,2019年同期为21.319亿元,同比增长77.5%。欢聚集团称,主要得益于Bigo直播收入的增加。第四季度,Bigo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87.9%,达到33.898亿元,占总体营收比例为89.59%。

整个2020年,欢聚集团净收入132.309亿元,2019年同期为62.393亿元,同比增长112.1%。其中,Bigo板块营收119.5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为90.32%。“这是我们过去几年提前发掘市场潜力,坚定执行战略的成果。”李学凌表示。

尽管收入大幅增长,不过欢聚集团依旧处于亏损状态。

2020年第四季度,归属于欢聚集团的净亏损为7.919亿元,2019年同期为8.166亿元。净亏损率为20.9%,而2019年同期为38.3%,主要由于Bigo的经营亏损缩窄所致;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欢聚集团的净亏损为1.494亿元,2019年同期为4.557亿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亏损率为3.9%,而2019年同期则为21.4%。

整个2020年,归属于欢聚集团的净亏损为1.051亿元,2019年同期为5.167亿元,同比下降79.7%。2020年净亏损率为0.8%,而2019年同期为8.3%。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2020年归属于欢聚集团的净亏损为11.423亿元,2019年同期为19.632亿元。非美国通用准则下,2020年净亏损率为8.6%,而2019年同期为31.5%。

不过,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由于产品货币化能力的提升,目前占欢聚集团90%营收的Bigo板块连续两个季度实现了经营性利润的盈利。金秉表示,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Bigo已经连续两个季度实现扭亏为盈,预计今年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Bigo业务将实现低个位数的净利润率。

金秉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目前Bigo Live的付费率还是低于国内直播市场的平均水平,但是随着该业务在发达市场的拓展,预计该业务的付费率会持续提高,未来潜力不错。他透露,发达市场的营收贡献已经超过43%,有几个发达市场的用户付费行为和能力明显高于新兴市场。

金秉还表示,Bigo Live的ARPPU是YY直播的三倍,随着业务在发达市场的不断拓展,预计该数字将继续提高。

对于Likee,欢聚集团董事长兼CEO李学凌则表示,过去三年欢聚集团基本上专注于用户规模的成长,但目前已经逐步开始启动Likee的商业化,未来的一段时间内Likee会发生比较明显的改变,“经过策略的调整,相信未来我们会取得一个完全不同的市场地位,以及在一个不同的这个细分市场里面,取得很好的成长。”

对于资金使用规划的问题,金秉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首要任务继续促进自身业务的增长,尤其考虑到海外市场巨大的增长潜力,加大营销、人工智能等技术的研发投入。

李学凌认为,海外直播市场的规模远大于国内市场,并在健康和快速成长,“未来可能五到十年,无论是Youtube、Instagram还是Facebook,都会大规模启动直播市场。”

CFO在关键时刻离职影响几何?

实际上,欢聚集团并不缺钱。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短期存款和短期存款及短期投资253.036亿元(约合36.021亿美元)。

2020年8月,欢聚集团宣布已与腾讯控股有限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Linen Investment Limited签署最终的股份转让协议。根据该协议,欢聚集团将向腾讯转让3000万股虎牙公司B类普通股,交易规模为8.1亿美元现金。

三个月后,百度宣布与欢聚集团签署最终约束性协议,将全资收购欢聚集团国内直播业务YY直播。欢聚集团表示,本次交易金额约36亿美元现金。今年2月,YY直播业务出售给百度公司的交易已基本完成。

谈到资金使用规划的问题时,金秉表示,除了继续促进自身业务的增长,还考虑在合适的时间偿付10亿美元的可转债,以及考虑增加派息和股票回购计划。

而不缺钱的欢聚可能也并不排除会增加一个融资渠道。

近两年来,受全球大环境因素影响,中概股集体掀起回归潮。自今年以来,除了已经回港上市的百度、汽车之家以及哔哩哔哩,包括欢聚集团在内的多家科技企业也纷纷传出可能二次上市的消息。

早在去年11月,路透社旗下IFR引用知情人士消息称,欢聚集团正在与银行商讨明年在香港二次上市,可能募资5-10亿美元。当时欢聚集团回应称“不予置评”,但欢聚依旧被外界视为赴港上市的热门公司。

而欢聚集团日前突然宣布,由于个人职业规划原因,从2017年加入欢聚集团担任CFO的金秉,将于2021年4月底离职。

欢聚集团称,金秉已同意继续担任公司的顾问,协助完成交接工作至2022年4月。同时,公司已开始寻找新的继任人选,金秉将参与整个筛选过程。

在如此关键的时刻,CFO离职并加入其他计划寻求上市的企业,具体缘由不为外界所知。不过,在沈萌看来,欢聚CFO离开是因为欢聚目前已经成为一家失去高速成长动能的普通上市公司,对CFO的需求或者说CFO自我感觉的职业发展空间都不足,因此选择转换跑道。

谈到CFO的离职对欢聚集团造成的影响,沈萌表示,“对于职业CFO来说,美股市场和港股市场的规则有明显差异,所以对于欢聚来说,在香港上市前换一个职业CFO并不会造成很大影响。”

沈萌还补充称,“欢聚在美股挂牌多年,财务规范性理论上应该非常好,加上不断出售后,业务资产也更简单,所以新的职业CFO在短暂交接后就可以上手。”

责任编辑:Rex_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