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讯财经网 > 宏观 >

居民消费贡献率不断提升,拉动经济作用进一步增强

居民消费贡献率不断提升,拉动经济作用进一步增强

总体上看,我国的居民消费水平长期偏低。自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随着投资和出口的相继走弱,消费在经济增长中的贡献日渐加大。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在2009-2017年期间,最终消费的平均贡献率上升近15个百分点,达到55.2%。未来,随着中国人均收入的进一步提高,以及经济增长模式日益由投资驱动向消费拉动转变,私人部门消费占比预计将有明显提升,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也将进一步增强。

从结构上看,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城乡居民收入的不断增加,我国居民消费结构也在不断变化。以2013-2018年的数据来看,城乡居民消费结构中占比下降最为明显的是食品烟酒和衣着类消费:全国居民人均食品烟酒消费占比从2013年的31%降至2018年的28%,其中城市、农村居民相应支出占比分别从30%和34%下降至28%和30%。与之相对应的是,居民消费中居住、交通通讯、教育文化娱乐和医疗保健等享受类消费支出占比的上升。

人口结构变化作用深远,老龄化趋势影响供给、需求两侧

对我国未来人口结构的估计对于判断下一步消费变动的趋势至关重要。在未来40年中,我国城镇居民的年龄结构将明显趋于老龄化。尽管“二孩政策”的实施会一定程度影响到人口结构的预测结果,但从目前情况来看,老龄化的大趋势难以扭转。考虑到不同年龄段人群在消费品类选择上具有差异性,因此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居民消费结构也必然随之变化。

基于此,我们使用中国家庭追踪调查2010年、2012年和2014年的数据,刻画了居民消费结构随个体年龄的变动趋势。在这个调查数据中,消费支出以家庭为单位的统计,不仅报告了家庭总消费支出,还报告了其在食品、衣着、居住、家庭设备及日用品、医疗保健、交通通讯、文教娱乐和其他等八大类产品上的分项消费支出。八大类消费中,食品依旧是居民家庭消费中的最大开支项,占比超过1/3。

如果将八大类消费分别归入服务业和制造业,那么由上述结果还可进一步推导出产业结构的变化。归类时,我们分别尝试了将食品支出“归入制造业”“归入服务业”或者“剔除”,结果显示各种分类下服务业与工业的相对支出比例均会在25岁前迅速上升,之后仍缓慢上升,峰值出现在45岁左右。其后,服务业与工业相对支出比随年龄的增长而缓慢下降。

除了消费品类需求的差异外,供给面也会随年龄结构变化而改变。利用中国家庭追踪调查成人问卷数据库,考察就业人口的行业分布与选择情况。结果显示,随年龄增长,服务业/工业就业人数比大致呈“U型”变化:在45岁以前,服务业与工业就业人数比维持在较低水平,且略随年龄下降;45岁以后,服务业与工业就业人数比迅速上升。这说明青年劳动力相对较多地分布于工业部门,而非青年劳动力相对较多地分布于服务业部门。由此可见,微观人口年龄结构变化将从供给、需求两方面对宏观消费需求、产业结构产生很大影响。

消费方式变革影响显著,居民网购消费逐年增加,中小城市贡献率不断提升

在人口结构变动与居民消费关系分析的基础上,我们进一步关注了电商兴起与发展对居民消费结构的影响。首先,在总体层面,从相关统计资料可以明显地看出,中国居民网络购物和消费的增长速度十分惊人。从2010年到2018年,网购总额度大幅攀升,从5000亿元增长到了90000亿元,平均增长率为38.5%;而同时,网络购物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例也从3.3%提升到了23.6%。这充分说明,居民的消费模式正发生着深刻变化,网络购物正在重构居民的消费方式。尤其是对于大型商场、商家等较为缺乏,消费品类较为单一的小城市和边远地区,居民可以通过各类电商平台来满足消费的多元化需求。

根据相关研究报告显示,从2011年到2012年,一二线城市居民在网络购物中的支出比例大概占其可支配收入的17%-18%;与之相较,三四线城市及更为偏远地区居民的网络购物支出比例更高,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约为21%-27%。当然,支出结构的变化和差异有以下可能的原因:相比于一二线城市居民,三四线及更为偏远地区居民的收入更低,消费支出占其收入的比例可能更高。但同时,与大城市及发达地区相比,欠发达地区的居民由于在线下可供选择的消费品类较少,从而可能更多通过网络购物来满足消费需求,进而显现出不同发展地区居民网购支出比例的差异。那么除了居民收入水平的差异,电商发展及网络购物的普及是否有助于缩小消费的空间差异呢?

对此,我们同样通过居民在电商平台消费状况的变动,查看不同线级城市居民网购的贡献率及差异。将全国361个城市按线级划分后,结果显示,一、二、三线城市居民的总体贡献率呈现下降趋势,四线城市居民的总体贡献率稳中有升,而五六线城市居民的贡献率不断提升。

结论与对策建议

通过对中国家庭追踪调查数据和电商平台的居民消费数据进行分析,我们分别研究了人口结构转型和居民消费方式变革的影响。为此,我们提出如下政策建议。

当前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日益凸显,因此消费增长对于扩大内需、转变经济增长方式都至关重要。但在此过程中,如果仅关注消费总量是不够的,必须密切关注消费结构的变化,这其中人口结构的影响不可忽视。应认识到人口老龄化并不必然意味着消费增长的放缓,真正发生变化的是消费结构。只有准确把握好消费需求的变动方向,提前在资源配置、人才培养等方面做好准备,才能避免产业发展与消费需求脱节,进而有效拉动内需。

电商重塑了居民的消费方式,为更好地满足居民日益增长的多元消费需求,化解消费的空间差异和不平等,可在以下方面着力:一是要大力发展电子商务,拓展信息消费渠道,发挥电子商务在多元消费品和服务供给方面的优势。二是要完善物流基础设施,推动跨地区跨行业的智慧物流信息平台建设,通过“互联网+物流”的方式解决小城市及边远地区物流“最后一公里”问题,提升居民网络购物的效率和便捷性。三是要在移动互联网及智能手机使用率不断提升的过程中,重视小城市及农村边远地区居民网络消费的迫切需求和巨大潜力,通过完善移动支付手段、提升消费信息传递的精准性和消费体验场景的多元性等,进一步改变这些地区居民的消费方式和消费观念。

责任编辑:Rex_15